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椒江新闻网

品读

首页 > 人文 > 品读 > 正文

一场鸟事

发布时间:2020-06-02   来源:椒江新闻网   作者:缪铁军  字体 TT

  客厅里的两盆绿萝被我养得萎靡不振、半死不活,于是,索性将之弃在书房窗台让其自生自灭。然花与人同理,经历风雨后却开枝散叶,藤蔓紧抓檐壁,长势茂盛,绿意盎然,令人诧异。
 
  在春日的某个清晨,我无意间推开窗帘,却忽见花盆中些许枯枝衰草垒成一圈,一项伟大的“鸟巢工程”已悄然奠基。我不禁暗喜:莫非以前在朋友圈上演的剧情真的在我家发生了?抖音上有句著名的台词:“遇事不要慌,先发朋友圈!”趁着小鸟出去采购“建材”的空隙,我隔着玻璃淡然地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将喜讯告知妻儿,全家上下,自是惊喜不已!
 
  下班回家,奔赴“工地”,只见“工程”已完成百分之八九十,观“房屋”选址,紧靠墙壁玻璃,呈三角之势,遮风避雨,甚是稳固;见结构造型,精密有致,工艺精湛,叹为观止;莫非这鸟儿也学人类之勤奋?撸起袖子加油干,为国培育下一代!黑夜降临,我躺之榻榻米就寝,难按心中痒动,暗暗掀起窗帘一角,见一只体型不小的黑色中鸟尾巴上翘卧于巢中,总算一睹这“神秘来客”的尊容。
 
  一夜无话,就此相伴,各自安息……
 
  临近暮春,早晨阳光来得甚早,六点未到,小区里已是鸟语花香,一片生机勃勃!打完了家里清晨的“忙乱仗”,趁着下楼前偷偷瞄了一眼这“意外的惊喜”,虽鸟去巢空,但这部美好的剧情已经上演,心中仍是期待万分!
 
  孩提时代,家在农村,摸鱼捉鸟自是小伙伴们最爱玩的事!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我们不像如今的孩子,玩的是快递到家的拼装玩具。那时的我们,动手能力个个极强,几乎人人都有一把自制的弹弓,在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捡拾石子装进衣兜备足“弹药”,而一些手法精准年龄大些的伙伴总能在边走边玩的过程中掏出弹弓射射电线杆上的麻雀,有时击中脑袋“扑棱棱”掉下来已是一命呜呼,有时刚好打断翅膀折翼下来捡回家养着高兴不已;当然,自然界中的鸟儿根本不服鸟笼的囚禁,不吃不喝绝食几天,最终也是眼泪婆娑挖土填葬,搞得不好,还惹得父母一顿胖揍。家乡有山,山有果树,每每成熟季节被父母催着砍柴摘果,总能在树枝上找到鸟窝,而倘若其中有蛋,自会惊喜不已,拿回家或把玩,或煮熟下肚,那时的人们生活条件自没有如今之好,而环保意识更是无从谈起。也许,那时的人们太穷了,没有多少玩具可玩,尤其是对会飞的东西倍爱有加!有时,谁家隔壁小孩捉着一只腿上系绳的小鸟玩耍,就会惹得我们羡慕不已!而到春季小鸟的孵化季节,农村那种三层砖木楼房的屋檐缝里有时掉下一只羽翼尚未丰满的雏鸟也能令我们聚集一堆,把玩许久,高兴半天。也许,就是儿时的经历让我至今对会飞的小鸟情有独钟!多年前,原先单位办公室飞进一只家养的鹦鹉,还让我这个30好几的大老爷们特意跑去花鸟市场购置鸟笼、购买配鸟,结果却是一只啄死另一只后“越狱”逃跑,令我黯然神伤好长一段时间。
 
  夜晚加班,到家已是11点多,正上初三的大儿还在书房复习功课,我询问有无打扰小鸟后嘱其早点休息。第二天醒来,照旧查探“鸟情”,却惊奇地发现一枚绿色斑点小蛋卧于巢中……
 
  第三天,两枚……
 
  第四天,三枚……
 
  第五天,第六天,直到五枚后不再接续。
 
  而在这其中,我才发现,这种浑身黑色、嘴巴金黄的鸟是那么的的熟悉,小区的草地上,母亲的菜园里,经常见到它们的身影。母亲告诉我,有只鸟儿每天定时在她的菜地里翻找,一会儿就揪出一条蚯蚓,一会儿就揪出一条蚯蚓。我也似曾听过谁跟我说此鸟好像名叫“乌dong”。得益于网络时代的便利,度娘里立刻跳出了相关图片和知识,原来真叫“乌鸫”,喜在泥土里捉食蚯蚓。
 
  朋友告诉我,她家后阳台的架子上孵化了两只斑鸠,一只已经飞走,一只跃跃欲试学飞却又不敢展翅,她是个摄影爱好者,生动了拍下了这一幕。我问她,鸟蛋下了以后,多久会孵出小鸟,她说大概半个月左右。于是,在接下来长达20多天的日子里,我日日期待!担心这忽冷忽热的天气影响孵化的温度,担忧于突如其来的暴雨会打湿这鸟巢,更沮丧于这10多天的纹丝不动。在这其中,我还曾经萌发邪念,要是再不孵化,我都快要伸出魔手,煮个鸟蛋吃吃,这野生的肯定美味无比。或许真的是杞人忧天,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当我回到家中,一窝黑乎乎毛茸茸软耷耷甚至有点难看的“肉团”齐刷刷地出现在我眼前。我惊诧于这鹌鹑蛋大小的圆壳竟能钻出这鸡蛋般大小的雏鸟,惊诧于这平时静止不动的物体瞬间转化为鲜活的生命,我更失望于没能亲眼见到它们的破壳而出,羽化成蝶,它们竟然就在一天内集体亮相于我面前。
 
  我们曾在神话故事里读过见风就长的神童,在电视上看过坠地就能跑的马驹,但当我在接下去的10几天里观察到它们一天一大变的狂速生长后,才真正体会到大自然造物主的神奇。乌鸫以蚯蚓为食,在头几天里,鸟妈妈似乎嚼碎后喂养它们;而过了一个星期,我在清晨的“叽叽喳喳”的讨食声中就见一整条的蚯蚓投入到雏鸟的嘴里。而它们的模样也从开始的“小肉团”变成了半黑半毛的“丑八怪”,我甚至厌恶它们的样子玷污了鸟类这种精灵在我心中的美好形象,怎么这种鸟长得这么丑;直到有一天它们长满羽毛,睁开眼睛,挤不下窝,在防盗窗的铁架上跳来跳去,才发现它们已有鸟儿的模样;直到某一天清晨,我数来数去只有4只,还在担心昨晚它们挤占的过程中,是不是有一只从7楼掉落草丛被野猫吃掉;直到那一天,我回到家还想看看它们,却发现整个鸟巢空空如也,心中暗想晚上总要回来睡觉吧!
 
  然而,一切只是徒劳和空想……
 
  5月已近尾声,有时打开窗户,看着这空空如也的旧巢穴,看看这当初精致漂亮的“房子”已被超生游击队家庭的孩子们折腾的不像样子,塌陷得像个大腹便便中年男人的肚子,一切,仿佛告诉我们这里曾经有群“孩子”繁衍过,生息过!窗台下,玻璃上,还留存着它们不讲卫生的罪证,述说着这片狭小的空间里曾经有一群精灵嬉闹过,追逐过!
 
  在小区清晨必经的小路上,在大步走向门口的过程中,有时,我会抬头看看枝头,看看天空!看看那里是否有似曾相识的身影!
 
  相聚是缘,终须离别!愿来年春暖花开,再遇一段美好!而我的花盆,依然在等你……
 
责任编辑:周熠晨
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3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0978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77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576-88830556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