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椒江新闻网

品读

首页 > 人文 > 品读 > 正文

那个女人

发布时间:2020-06-29   来源:椒江新闻网   作者:张亚妮  字体 TT

  上个月回家,奶奶跟我闲话家常。
 
  “你知道张岭又讨了一个老婆吗?”我常年在外工作,对村里的事情并不熟悉。但偶尔回家,总能听到他的八卦。他又讨老婆了,他又分了,循环往复。
 
  我不知道他的“分”,是属于法律意义上的离婚,还是属于普通的情侣分手,乡人不知内幕,也说不清楚,但大概的情况是,他带回家见过父母并分手的“老婆”或“女朋友”就有五六个了。
 
  我见过其中一任,那个女人长得略胖,面相有点纯朴,是他现在十岁孩子的母亲。那是几年前的新年,她拎着孩子过来拜年。我和张岭往上数几代,是同个老祖宗。所以她带着孩子过来,亲热地叫我奶奶“太婆”,算是联络感情。就这么一次见面,客套的聊天,我很难说清楚自己对她的印象。
 
  后来听说他们离婚闹得很难看。阿婆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她们总是绘声绘色讲起这件事。
 
  张岭嫌弃那女人好吃懒做,上不了台面。他说除夕夜那一天,那女人在家吃完年夜饭,非要到街上再逛一逛,还想吃点宵夜。这个“除夕夜吃宵夜”的例子,我从不同的人嘴里听过好几次,张岭把这不满告诉他妈,他妈又扯着大嗓门在村里嚷了一遍,于是张岭理所当然地跟这女人分了手。
 
  这本是一件普通的分手事件,但在乡下,那女人似乎成了婚姻的反面教材。我奶奶以及其他阿婆跟我讲这件事情的时候,对那女人充满了鄙夷之情:“除夕夜在家里吃饱了,还要去外面吃,这样的女人养得牢吗?早点离掉早点好。”大家跟张岭妈的想法一致,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张岭。
 
  如果我不了解张岭,我也懒得写这一篇文章了。但因为我多多少少知道他的事情,所以听了阿婆们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张岭从小读书不好,初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浪了几年,便在家附近一家厂里打工。他长相尚算清秀,嘴巴又特别能说,哄起女人来一套一套。他撩过的女人,有少女,也有少妇,但都处不长久。其中一位少妇,在老家是有男人的,离婚后跟着他来到村里。但婚似乎没离干净,她男人还找到村子里,想要讨个说法。过了一段时间,张岭和她玩腻了,也就分手了。
 
  说起上台面,我倒记起几件事。前几年,也是春节的时候,我和张岭及他女儿都在邻居哥哥家做客。邻居哥哥家也有两个女儿,那两个女孩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张岭女儿特别能闹腾,抓起瓜子花生,一边吃一边撒。
 
  邻居作为外人,只能笑笑,不好说什么。我同为客人,当然更不好说什么。但张岭作为父亲,不仅不管小孩,自己也跟着孩子一起闹腾。他女儿大约看爸爸这样,更玩得肆无忌惮了。最后,当然是邻居哥哥自己收拾乱糟糟的客厅。
 
  还有一次是在长辈去世的丧宴上,我和张岭的女儿,还有几个小女孩坐在一桌,大家都安安静静在就餐,张岭女儿又开始闹起来,她喜欢的菜都要移到她的前面,放得远了就要嚷嚷。饭吃到一半,在桌子下面钻来钻去。桌上的大人们交换了眼神,大家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知道,这孩子教养不好。张岭就在旁边,自顾自夹菜,他丝毫没感觉女儿有什么不妥。
 
  乡人明知道张岭是怎么样的人,但阿婆们跟我说起他的事情时,总说,张岭不要那个女人,张岭要挑的,不会什么女人都要。
 
  我在旁边听了,内心觉得悲哀,那女人的名字、性格,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大家就像复读机一样,反复提起她除夕夜还要去外面吃宵夜。这是她在这场婚姻里,给人唯一的形象。
 
  哦,那个女人!
责任编辑:周熠晨
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3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1139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77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576-88830556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