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椒江新闻网

品读

首页 > 人文 > 品读 > 正文

百姓故事

发布时间:2020-07-27   来源:椒江新闻网   作者:□ 张亚妮  字体 TT

  (一)
 
  这个叫芽的女人被乡人称为傻子。
 
  自打我有记忆以来,她就被人叫做傻子。大家叫她“年度芽”,“年度”在我们家乡方言里的意思就是傻子。她被人这么称呼,从来不气,反而笑嘻嘻的,大家就更确定了她是个傻子。
 
  “年度芽”住在我家隔壁的隔壁。我们不是一排的连屋,我家是一栋两间两层的乡间小屋,独门独栋,房子造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是村里第一栋独立的两层楼。当时动工的时候,乌压压一群人前来围观。大家露出艳羡的神情,说,老张家这屋子造得好气派。过了十年,旁边的竹林被砍下一片,造了另一座两层小屋。再过五年,保法的屋子也建起来了,他就是芽的老公。
 
  保法长得还不错,说一句眉清目秀不为过,就是个子嫌矮,一米六五左右。他父亲在他幼年时期就过世了,母亲带了他几年,也跟着去了。保法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的房子虽然比我家的房子晚建十五年,但用料、造型都没进步,虽然也造了两间,但是只有一层,一间厨房,一间卧室。他用不起瓦砖,房顶就用水泥四四方方糊了,再放个铁皮子,下雨的时候他嫌铁皮子响,干脆撤了铁皮子,这么多年下来,水泥糊了一层又一层,除了台风天受点怕,平时倒也安然无恙。我小时候问奶奶,保法为什么会娶芽?奶奶说,你看看他家房顶,能娶到老婆就不错了。
 
  保法长到二十多岁,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那时二栋楼都已经不稀奇了,我三爷爷已经盖起四层洋楼,房子装修精致,放着缝纫机、自行车,还有一把他心爱的二胡。相比较保法的一层楼呢,潮湿阴冷,远远看过去,还以为是哪个小老头住的。
 
  保法拖来拖去,误了年龄,就托人说到邻村,那边穷苦人家比我们村里多,他说老姑娘也不要紧。恰好,有个卖糕点的女人,暂且叫她媒婆吧,常年推着三轮车走街串巷卖糕。大妈嘴碎,卖块糕要架在车屁股上,同人扯上大半天,属她认识的人最多。卖糕女人认识芽的姊妹,芽的大姐也在给她找婆家,找来找去,总找不到合适的人。本地男人,日子能过下去的,都不愿跟傻子结婚。
 
  最后大姐跟卖糕女人说,只要对方男人不是残疾人,一切都好说。
 
  保法正是缺女人的时候,他渴望一个家庭,需要一个暖呼呼的女人一起过日子。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芽就看着他傻乎乎地笑。一点都不知道羞涩矜持。保法看着她,觉得她不丑。其实芽长得不丑,就算我没有看过她年轻时候的样子,四十多岁的芽也不丑。
 
  隔壁家的三太婆,按照辈分我该叫她三太婆,但实际上她比我奶奶还小着十岁。她当时就在相亲现场,她心里想,坏了,这果然是个傻囡。
 
  但是保法不这样想,他真的少个女人,老婆孩子热炕头,比什么都强。芽不丑,就连傻乎乎的笑,笑出了上层牙龈,在他眼里也挺可爱的,笑总比哭好。
 
  这婚事就定下了。
 
  (二)
 
  芽婚后第二年就有了身孕。保法大喜,三太婆和芽的大姐却开始忧虑。唯独芽,什么也不知道,每天还是笑嘻嘻的傻模样。三太婆虽然跟保法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两家住得近,她从小看着保法长大,是小时候喂过饭的交情。
 
  她就说,年度能带什么孩子?带出来没准又是一个小年度。芽的大姐也觉得是这样。
 
  芽的大姐那时还没生下孩子,就想把芽的孩子抱走自己养。她跟妹夫说,我必定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保法有些不乐意,同芽商量。芽依旧笑嘻嘻的,嘻嘻,听你的。
 
  孩子一落地,奶在芽的怀里还不到两个月,就被大姐抱走了。三太婆说,你大姐真的有仁心,要是孩子让你养,又是一个小傻子!芽说,嘻嘻。
 
  芽的儿子比我大五岁。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我的女同学。我念初中的时候,有一回坐在家里的长凳上写作业,远远看到我的同学林珊珊拎着几袋菜来了。她轻车熟路地拐进田埂一条小路,往我家方向走。我以为她来找我呢,要喊她,她也看到我了,吃惊地喊我,呀,妮妮,你怎么住在这里!我说,我一直住在这里呀。
 
  她说,那我以后找你玩方便了。晚上我还有事,先走了。我看着她穿过我家门前的田埂路,再绕过三太婆门口的田埂路,走进保法的屋里去了。
 
  原来林珊珊是芽大姐的女儿,她叫芽小阿姨,叫芽的儿子哥哥。芽的大姐带了外甥五年后,生下一个女儿。她带出了感情,不预备归还孩子,加上芽的儿子也离不开大阿姨,他抱着阿姨的时候亲亲热热,一到芽的怀里,反而哭得最凶。
 
  这天,林珊珊是听了妈妈的话,送菜过来,两家人聚在一起吃冬至。我们这边冬至时节要聚餐吃饭,亲人们聚在一起闲话家常。
 
  芽的儿子也来了,他几乎不来这里。每年大约来一次,吃过饭就走,不多待一刻。芽看着亲生儿子,笑得依旧傻乎乎的。三太婆爱凑热闹,就说,这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知道吗?芽回答说,嘻嘻,我怎么不知道!这是反问句,芽的意思是她当然知道。
 
  但儿子不愿与母亲对视,他总皱着眉头,眼睛看向别处。保法出来,红着脸憋着气跟儿子说两句,多半是最近学习怎么样了,生活好吗。他倒是会应一应,就是不愿与母亲交谈。
 
  芽的大姐说,颂,过来吃饭吧。他听了阿姨的话,过来找个凳子坐下,默默埋头吃饭。
 
  三太婆说,芽傻人有傻福,带孩子是多么麻烦的事,她倒好,都推给大姐做了。以后孩子大了,她这个亲娘的身份还是逃不掉!
 
  芽没有孩子的羁绊,平时的生活就是四处闲逛,东家走一走,西家看一看,站在旁边傻乎乎地笑。如果遇到谁家在吃饭,她必要凑到跟前看着。
 
  刚开始,别人有点难为情,就说,拿双筷子坐下吃吧。芽真的去拿了双筷子,坐下一起吃。后来大家都知道她爱蹭饭,就不客套了,芽就在旁边望眼欲穿地看着,一站能看好久。遇到一些善良的主妇,仍旧会分她一些吃的,但让她带回家吃,别站在旁边看了。我奶奶习惯于给她一些吃的,譬如柿饼、花生、瓜子之类。若是遇上刻薄的主妇,芽就会遭到谩骂,保法家不管管自己的老婆吗,任由她在外面野着,蹭吃蹭喝地不要脸。谁家有闲钱,还要多养一个年度!
 
  芽后来会区分了,她喜欢去善良的主妇那里玩,冬日里一起晒太阳,再蹭些干果。对那些骂过她的人,她还是笑嘻嘻的,然后快步闪过去,头也不回地走了。村人又好气又好笑地说,谁说她是年度,我看她精得很!
 
  芽喜欢跟孩子一起玩,比如我,她总教我钓青蛙或者抓蛤蟆。找一个破竹竿,把蚯蚓截成两段做诱饵,再拿线吊着,缠在竿上,然后就一动不动站着,等青蛙或者蛤蟆上钩。基本上站十五分钟,会有一只蛤蟆上钩。我钓到后就交给她,她去我家鸡舍里,丢给大公鸡吃。大公鸡最馋蛤蟆了,啄一下就吞下去了。
 
  三太婆和其他老人看见说,阿呐呐,跟自己儿子亲热不起来,跟别人家孩子倒玩得高兴。
 
  (三)
 
  芽的儿子后来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谈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毕业后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结婚的事情由芽的大姐一手操办,大姐备好了婚房。女孩子就喊大姐“妈妈”。
 
  大姐对外甥说,论理你也该去你妈妈那里敬个酒,让她高兴一下。
 
  外甥颇不情愿,小帆也去吗。大姐说,小帆是新媳妇,当然要同去。外甥说,小帆不知道我还有个傻妈!大姐说,你是从芽的肚皮里出来的,人不能忘本呐。
 
  于是向公婆敬酒分为两个场地,一个是大姐家,一个是保法家。新娘子拖着裙摆,走过田埂,裙子上沾上了泥土,两个小花童差点被挤到田里去。
 
  那天芽也穿着欢欢喜喜的,儿子和新媳妇向她敬酒,她傻乎乎地笑个不停。保法感动得热泪盈眶,酒喝了一杯又一杯。我和三太婆挤在一起看新娘,三太婆问我,新娘好看吗。我说好看呀。三太婆说,没想到芽也有今天啊。
 
  芽老了,还是喜欢往外跑,东逛逛西看看。妇孺们围坐门前家长里短,她也总爱凑热闹。有一次,我奶奶正在屋内织帽,跟着三太婆、梅秀阿婆和三清阿婆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芽又像往常一样“蹭”过来。大家拿芽开玩笑,芽笑嘻嘻地说,嘻嘻。
 
  芽抬起头,远远看见保法提着一袋金灿灿的东西过来。她高兴地说,肯定是买了炸虾!
 
  三清阿婆说,能不能分给我们吃一点?
 
  芽笑嘻嘻地说,嘻嘻。
 
  她说完就走了。
 
 
 
责任编辑:hb
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3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1139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77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576-88830556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