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椒江新闻网

品读

首页 > 人文 > 品读 > 正文

聚会

发布时间:2020-08-17   来源:椒江新闻网   作者:屈扬帆  字体 TT

(一)
 
  接到大学同学聚会的电话,许诺心里退却了一下,她怕,怕又会遇见那个人。她怕的不是和他碰面,而是怕同学们说那么多“想当年”。当年大学里,最瞩目的一对情侣,在一起时轰轰烈烈,分开后一地鸡毛。
 
  正踌躇着,铁瓷老莫电话打来:诺儿,聚会那天哥给你带个漂亮的小嫂子,你过来看看,你要看着行,你哥这把老骨头就这么定了。还有,带上小羽啊,我可想他了!
 
  小羽和自己这个大学里关系最铁的同学老莫特别亲,想想还是去吧。如今,那个人位高权重、日理万机的,区区大学同学聚会,还不一定来。何况,她结婚6年,孩子都4岁了,还怕初恋作甚!
 
(二)
 
  到了聚会的酒店,许诺牵着儿子的手,刚迈入大厅,就和那个人打了个照面。张义远远递给她一个冷冷的眼神,又转过脸去。许诺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捏紧了小羽的手。
 
  “妈妈,你捏疼我了。”小羽小声地抗议道。
 
  小诺,小诺……先到的同学都和她打招呼。她扯着嘴角笑着,望着这些熟悉的面孔,脑海里又晃过那些岁月里忽然被丢弃的疼痛,忽然觉得空气很窒息。
 
  “妈妈”小羽忽然拉了拉她的手:“那个一直盯着你看的叔叔走过来了。”许诺脑海里警铃大作,几乎无法直视不断走近的那个人。
 
  “孩子都那么大了。”还是有点淡淡的语气,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他细长的双眸里冷冷的目光。她想起不能在孩子面前丢了应有的礼貌,示意小羽应该和叔叔打招呼。
 
  “叔叔好。”小羽很听妈妈的话。
 
  然而“叔叔”只是若有若无地笑了笑。两个人忽然就沉默下来,许诺敏感地觉得周围有好多双眼睛向他们射了过来。看啊,大学里最著名的那对情侣,现在又碰面了!多么可怕的沉默,以前当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冷了下来,许诺马上就能搞活它,而现在,她觉得自己再妙语如珠都不管用了。
 
(三)
 
  “祝肖羽,你居然比我还早?”忽然插进来的声音让许诺的心骤然一松,不出意外地,下一秒,小羽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高高举过肩。小羽在半空中咯咯地笑着叫“老莫叔叔”。
 
  许诺埋怨老莫又忽悠自己,哄得她早早赶了过来,结果他自己姗姗来迟。“不是他的错,是我拖了时间弄晚了。”老莫后面探出一张娇俏的脸,看上去年纪很轻,笑得很干净,许诺一看就喜欢。见他们四个人亲亲热热闹成一团,那个人大概觉得自己多余,识趣地走了。
 
  “我一进来就看见你全身绷得像拉满的弦一样,两个人跟木头一样杵着,怎么,现在碰到他没话讲了,以前不是跟麻雀一样吗?”老莫打趣。
 
  见许诺不出声,老莫安慰道:“他也不容易啊,当初他选择忽然出国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他妈妈的性格。他回国那天,你结婚,他拖着行李杵在酒店对门的梧桐树下,杵了一夜。哭得跟什么似的,就他那性格,能哭成那样,啧啧啧……呃,这些你都知道吧?”
 
  “别老说他了,反正当年又错不在我。”许诺确实不知他哭着杵了一夜这种“英雄气短”的事,摇摇头,不是他风格。
 
  “那是那是,不是你的错!但是,错好像也不全在他……”许诺瞪了他一眼,老莫忙打住。
 
(四)
 
  张义聚会没多久就告辞了,他一走,许诺反而放开了,和同学们聊得正热乎,老莫忽然急急忙忙跑过来,说孩子丢了,她的心都凉了半截,立即分散去寻找。
 
  许诺在酒店里狂奔着,恐慌和焦虑逼得泪水到了眼眶,各种不祥的念头都涌了出来。忽然,呼喊有了回应,小羽听到妈妈在叫他的名字,在远处招手。
 
  许诺循声望去,孩子小小的身影正在一辆黑色的车旁,还有一个男人半蹲的背影挡在他的身前。她飞奔过去,一把把那个男人推开,然后把小羽拥入怀中。心定了之后,才发现刚才许是力气太大,把那个男人推得撞在车头上,那个人不是张义是谁,他根本没有防备,被许诺这么大力一推,身体往后抑,他心里一刺,目光乍然变冷:“你就是这样做妈妈的?像你这么糊涂地看管孩子,丢了多少回也不稀奇。”
 
  许诺最讨厌他这种语气,咬牙道:“这和你没有关系,离小羽远点!”
 
  张义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来,细细拍了拍自己的衣裤,才道:“我对你儿子半毛兴趣都没有,你不妨自己好好问问你的心肝宝贝是怎么和不负责任的妈妈走散的。”
 
  许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小羽也适当地解了围,说是自己和阿姨躲猫猫走散了,遇见了叔叔。许诺虽心里觉得别扭万分,可她到底是自己错了,挤了挤笑脸,就朝他说对不起。
 
  张义铮看着那笑脸,心中顿时一软:“我以前说过你多少次,做事不要总是冒冒失失的,带孩子也一样……”这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叮咛一出口,两人均一愣。
 
  还是那张说不出几句好话的嘴,永远都是他在担心咋咋呼呼的她,多少细语叮咛、关切责备仿佛还在耳边厮磨盘旋。许诺其实并不恨他,毕竟是真心爱过的人,那些存在的快乐时光也并不是虚妄啊。她知道,只要他也记得,哪怕一分一毫,又怎么可能会伤害她的小羽。
 
(五)
 
  张义的车子绝尘而去,小羽拉了拉许诺的手,给她一颗巧克力糖:“那个很凶的叔叔给我的,他把小羽带到小商店里,买了好多好多东西,一定要塞我手里,我就拿了两颗,一颗我的,一颗给妈妈……”
 
  许诺看着熟悉的牌子,不出意外,是她当年最爱的味道。她闭上眼,仿佛看到张义蹲在小羽面前,虽然冷着脸,却恨不得把所有能出到的好东西塞到惊慌失措的孩子手里……
 
  情谈着谈着就淡了,心不知不觉就变了,时间就像是一个小偷,渐渐偷走了多少梦想和牵挂;时间就像是一个小偷,留下的是篆刻在岁月里的伤疤!许诺拆了那两颗糖,和小羽一人抿了一颗:“嗯,太甜了,我以前怎么会喜欢这个味道?”
责任编辑:周熠晨
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3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1139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77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576-88830556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