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椒江新闻网

品读

首页 > 人文 > 品读 > 正文

洞见我心,融化壁垒

——读《教学勇气》有感

发布时间:2020-09-01   来源:椒江新闻网   作者:杨秀珍  字体 TT

  人的一切行为源自心灵的召唤,心灵蒙蔽尘封之久,行为固步自封亦然。然当加之于心灵汤剂,皆拒之门户之外,自当不必大惊少怪。今帕克·帕尔默之《教学勇气》,犹如飓风,纵然以颓垣倾壁之势,掀开门户,试图释放腐朽灵魂,重塑为人之心,为师之灵。其光灼灼,其声隆隆,来势汹汹,势不可挡。呜呼——老旧思想,顽固不化,由来已久,弃之何等不舍,须竭力护之袒之,终敌不过新生理念,遂不及防,亦步亦趋,轰然坍塌。
 
  迷迷糊糊,茫茫然四顾,皆生生涩涩,晦暗不得光,不觉瑟瑟于心,祈祷给我一道光,一道微光足矣。我将如何重建我的心灵之塔?“哦,别分离,无一丝一毫间隙,胜群星相引相吸。”“现在我终于找回了自己。曾度过了多少岁月,曾换过了多少场地。”“治愈悲伤最好的办法就是学习,这是唯一有效的事。”“正义的概念混沌难解有分歧,申明正义真是一件曲高和寡之事。”有的声音多么熟悉,有的声音却又那么陌生。
 
  《教学勇气》确是给我以勇气的。
 
  彷徨如我,恐惧如我,从不敢停下匆匆脚步回眸自我,仿佛曾经的人生字典里从未有过自我。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捧着“李吉林情境教学”视若珍宝,师生情境共沐成了课堂的全部;忽然一阵“语言文字训练”之风,吹得我俯伏在地,训练点密布了时间与空间;新时代的小语界风起云涌,我如一只羔羊般在赶潮的起起伏伏中彻底迷失……这中间,我没有停止过喘息,我把灵魂的角角落落都塞满了学生、学科,我疲惫不堪地重复着曾经与过往,回首往事,我不禁潸然泪下。
 
  “当教师丢失心灵时”,但愿这段文字能够如神袛般拯救我的灵魂,于我幡然醒悟。从此刻起我终于明白:教学方式不是时尚杂志,教学方式只有和我的本性一脉相承,和我的自我完善相契合,我的课才是有效的。如果我擅长情境表演,如果我热爱阅读,如果我思维敏捷,我可以追寻彰显我个性的教学方式。
 
  从哪儿迷失,就要从哪儿找回自我。现在,我该审视一下久藏之我。家长说,“选择你是因为你的包容。”我是如何在乎家长的肯定,最初冒出的自我认识竟然是家长赋予我的。我曾洋洋得意地收获同事的褒奖——“她最大的缺点就是找不到缺点。”我又是如何在乎同事的肯定。正是“别人眼睛里的自己”,捆缚住我的心灵之翼,挣脱是需要何等的勇气。
 
  与《教学勇气》的不期而遇,让我有着解放心灵的冲动,容我先直面我的恐惧,“来自地狱的学生”这个故事中,老师有的恐惧我不也曾经都有过?那部分企图博取人欢心的需要而带来的病态的恐惧,还有唯恐不能与每一位学生交流而丢掉其中某一位学生的那种恐惧。恐惧包围着我,笼罩着我:一节课,我会担心我的思路是否依旧如年轻时那般清晰,我会担心我的语言是否会对学生有潜移默化的正迁移,我会担心学生有没有学有所得,这一节课对学生的未来成长是否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布置作业,我会担心这是不是必要的作业,我会担心有没有增加学生的负担,我会担心学生完成作业的情况,有时也会担心家长的感受……常常,害怕自己的阅读积累不够胜任一个语文老师;每当看到同事忙碌不迭地奔忙,自信满满地抱着各种课外测试卷,就感觉莫名紧张,反复质疑自己的教学理念,学生答题不够,会不会成绩见不得,直到惶恐地守住自己……
 
  我的心中日复一日如此翻滚着焦虑恐惧,我本能地渴望从勇气中寻求勇气去庇护安抚心灵,以致无须惶恐。帕克·帕尔默的话是在抚慰我吗?其实不必紧张,原来对真实学习“打开心窍”的就是一种健康的恐惧。病态的恐惧,消极的恐惧,我们需要勇气去舍弃;而积极的恐惧,则需要我们去感谢,可不是吗?是恐惧让我们理解了我们都是广袤的生命网络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我们”,这其中也包括学生,尤其是在教室里沉默着的他们。老师有没有零距离地去倾听过他们恐惧的声音呢?他们总是小心翼翼地关注我们将要怎么对待他们。当我们一如既往地熟练评判他们的时候,他们期待的眼神里闪过的恐惧一次比一次隐藏得更深。如今,我思考着那些上进的和边缘的学生,他们都如我一样有着各种恐惧。我们彼此渴望联系,我们必须彼此敞开心扉,出于诚挚的交流建立不分离的联系。
 
  真是这样,“别分离,无一丝一毫间隙”的联系,就是最简单的超越恐惧的办法。
 
  我原以为《教学勇气》是心灵鸡汤,我比较不屑于心灵鸡汤,几度捧起几度排斥。然当静静阅读之时,蓦然发现它是可以教我从悖论中认识世界的。从悖论出发,认识自己的课堂:满意的课堂和糟糕的课堂,从而认识自己的长处和弱点。让我们一如既往地遵循自我认同和自我完善去进行教学,而不是被“教学主流”牵着走。从悖论出发,让我们明白上课的“教学空间”是有界限的,又是开放的;是热情友好的,又是紧张急迫的;应该鼓励个人发表意见,又欢迎听到团体的声音;既鼓励“沉默”,又鼓励“发言”。
 
  它还让我理解了什么是“共同体”。在共同体中,“伟大事物”是课堂的“主体”,而不是我们常说的以“学生”为主体。从缩影出发的教学,我非常认同。的确,我们不必用大毯子去覆盖草原那样的蠢笨的办法,把所有的知识都传授给学生的“覆盖整个领域”的教学,我们需要的是切实地对学科和学生负责,我们要教会学生如何独立思考。
 
  仰望澄澈透明的蓝天,仿佛一束纯净的光猛然间倾泻而下,照遍我的全身,洗去我浑身的怯懦,顿时,我有了教学的勇气。虽然,心中还有很多谜团,还有很多矛盾。里尔克的话又响彻耳畔:要容忍心中一切尚未解开谜团的问题,还要设法去喜爱问题本身。现在不要急于谋求你不可能得到的现成答案,因为你涉世未深还没有相关的亲身经验。关键是要体验生活中的一切,现在就去体验你提出的问题。此后,假以时日,你渐渐地若有所悟,说不定有朝一日,不知不觉地找到了答案。
 
责任编辑:周熠晨
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3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1139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77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576-88830556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