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椒江新闻网

社会民生

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学生不离,我就不弃!”

守望者:老中青三代海岛教师

发布时间:2020-09-10   来源:椒江新闻网   作者:记者 李 琴  字体 TT

  他们出生于不同的年代,他们有的互不相识。他们的生活甚至“没有交集”,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海岛教师。为了海岛的教育事业,他们毅然舍小家为大家,再艰苦的条件,也甘之如饴!
 
  今天是第36个教师节,让我们一起去听听老中青三代海岛教师的故事。
 
退休老教师陶秀云:
 
大陈岛最缺老师,我就去
 
上大陈小学搬到码头的第一届毕业生合影。
 
陶秀云(二排中间)上岛后与全校教职工的合影。
 
  今年82岁的陶秀云是一位在大陈岛退休的老教师。1988年,已经50岁的陶秀云登岛,1994年离岛,她在大陈岛给自己的教育生涯画下了圆满的句号。
 
  “我老伴说大陈岛上特别缺老师,每次回家都给我做动员,1988年的时候,我就去了。”陶秀云说,他的丈夫1966年就响应原单位号召,去了大陈岛的邮电局工作,她原本就是岛上工作人员的家属。1988年,家里的孩子都长大上学住校了,没有了后顾之忧,陶秀云就主动申请调到最缺老师的大陈岛上去。“当老师嘛,就应该去最缺老师的地方。”她说。
 
  那时候的陶秀云是学校的“名师”,每年都带毕业班,最调皮的孩子只要到了她的班级,总能明显进步。知道她申请去大陈岛后,同事们劝了一波又一波,“山上连树都没有的地方就不要去了。”“那里很艰苦的,别人都往回跑,你怎么还主动去啊?”就连去盖章时,中心校的领导还再三跟她说:“调你来我们条件更好的中心校都不来,偏要去大陈岛,考虑仔细了没有啊?”感谢了同事和领导的关心后,她毅然决然地去了大陈岛。
 
  那年8月,晕车晕船的她吃了晕船药后躺了3.5个小时的船上卧铺后终于上岛了。
 
  “那时候的大陈岛学生还是有的,我去的时候是‘108将’,共有108个学生,不过老师只有9个,5个公办教师,4个民办代课教师。”陶秀云说,她刚一上岛就被动“当校长”,因为她年纪大又是老教师,教育局和大陈镇就把学校的担子交给了她。随后, 一堆“难题”向她涌来:学校领导班子走的走、调的调,代课老师嫌待遇太差走了,就连食堂烧饭的阿姨也走了……
 
  8月中下旬,当时的镇长问“什么时候开学”,她毫不犹豫地说“按照国家规定,9月开学”。全然不知道,此前,由于交通不便、教师缺乏,加上当时的家长并不重视教育,学生都需要在家帮忙收渔货干活,常常无法准时开学。
 
  9月1日开学日,十几个同村的学生空着手到学校“来探探情况”,结果发现开学了,可是他们连午饭都没带。
 
  “不能让学生饿着。”中午,看着几个回趟家要翻好几座山的学生,陶秀云拿出自己的口粮,让刚找来的食堂阿姨给学生做饭,吃饱了继续上课。
 
  “那时候学校在庄周庙的山坳里,学生老师来一趟最少翻一座山,稍微下点雨,那就是老师到校湿一半,学生到校全湿透。”陶秀云说,每个来上学的孩子都会带饭盒,咸鱼加米饭就是他们的中饭,学生们渴了就喝水龙头放出来的水。为此,她还趁着教师节向镇里申请来了一个保温水桶,让孩子们喝上了热开水。
 
  随后,根据岛上教师缺乏、年轻教师不愿意上岛、教学环境艰苦等情况,陶秀云又一次次向当时的大陈镇和教育局打申请、提建议,建议将公办教师上岛服务的年限从10年缩短到5年,适当提升民办教师待遇,将学校搬迁到码头附近并对学生实行寄宿制,让老师和学生安心工作、学习。
 
  陶秀云说,年轻教师上岛后连对象都不好找,调整年限后,起码有个“回城”的盼头,再加上学校在山坳里,如果遇上台风天,岛外的老师还只能窝在宿舍里,连瓶豆腐乳都买不到,又怎么肯安心留岛工作,而且学生每天上学都要花好几个小时翻山越岭,又怎么能有精力好好读书,所以她就提了一系列的建议。
 
  由于晕船,在岛上的6年,除了寒暑假,她几乎没有离开过大陈岛,唯一的几次离岛也是为了到教育局为学校申请经费,改善学校教育教学环境。
 
  1992年,上大陈小学正式搬迁到码头附近,上学要爬好几座山头的学生都住在学校,还上起了晚自修。每天,在给学生们安排好学习后,陶秀云还不忘给住宿的学生安排点娱乐:每天固定时间看15至30分钟的儿童电视节目。也正是从那一年开始,曾经去金清等地上学的孩子慢慢回到大陈上学,许多外地的渔民也把孩子送到大陈上学,多的时候一个毕业班能有二三十名学生。
 
中年教师黄玲萍:
 
一个老师两个学生,也值得坚守
 
 
黄玲萍给全班仅有的两个学生辅导作业。
 
 
  你见过一个老师上课,只有两个学生听讲的课堂吗?你见过一个学期里,随时有学生来和随时有学生走的课堂吗?这些都是黄玲萍亲生经历的海岛小学课堂。
 
  1976年出生的黄玲萍,1995年分配到上大陈小学任教,25年来,黄玲萍始终坚守在海岛的教育一线。由于教师紧缺,工作的前9年,她都在最艰苦的上大陈小学,一个人包班教一年级孩子,原本是语文老师的她变成了“全科”教师,音乐、美术……除了体育课她什么课都教。
 
  那9年里,因为交通和通信的不便,她几乎与以往的生活断绝了联系。偶尔只能靠书信与校内仅有的一台电话机与家里联系。就连城区的女儿需要辅导作业,她也帮不上忙,只能偶尔在电话中交代几句。
 
  那些年,由于各种原因,海岛教师一个月只能回一次家。女儿还小时,每次的分离,都是孩子在窗口哭得撕心裂肺,她在船上默默淌着泪;女儿稍大些,会偷偷抱着妈妈的衣服入睡,因为衣服上有妈妈的气味;再大些,女儿还会写一首首诗、画一张张画来表达自己对妈妈的思念……所有的一切,她每每想起总觉得对不起家人和孩子,但即便如此也没有动摇她坚守海岛教育的心,她把这一切都内化成工作的力量,把对女儿的爱和思念全都倾注在了学生身上。
 
  从2000年开始,岛上学生明显减少,少时只有两三个学生,多时也才七八个学生。2004年校网合并,她被调往位于下大陈的大陈实验学校,但是新的“麻烦”又向她而来。由于学生主要以帆板队的孩子为主,帆板队又常年招生,每个学期总有学生临时来上学。为了给孩子完整的教育,她总是时不时给新来的学生“开小灶”——把前面没上的课慢慢补上。
 
  这些学生离开父母、离开熟悉的环境,在帆板队这个集体里学习、生活和训练,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其中有一个叫小卢的学生,刚从城区转过去,由于性格等多方面原因,整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与任何人交流,与学习有关的事他全都不会,也不配合。他的妈妈一提起他总是满脸愁容。
 
  面对这样的孩子,黄玲萍不但不对他的“拖后腿”另眼相看,反而天天找他聊聊天,经常去帆板队看望他,课堂上故意提些超级简单的问题让他回答,有点闪光点就放大来表扬,想了很多方法帮助他学习。渐渐的,小卢对她越来越信任,也卸掉了给自己套的厚厚的盔甲。他变得开朗自信了,学习也进步了。而且在帆板运动上也崭露头角,在2015年和2016年全国OP帆船冠军赛中,他分别获得个人赛第五名和第四名的好成绩。
 
  今年9月开学后,尽管她所负责的三年级一共只有两个学生,但是她的教学计划依然严格按照标准,一课不落,就连9月1日那天由于台风“海神”影响大陈航线停航,老师无法上岛缺的一天课程,她也在9月5日第一时间给孩子们补上了。
 
  “学生多少,老师的课程安排都是一样的,即便只有两个学生来上课,我也要用好课堂的每一分钟。”黄玲萍说,她自己就是大陈人,二十多年来,除了刚来的时候由于条件太过艰苦有过一次辞职的想法外,就连调回城区的念头都没动过。
 
  “那时候年轻不成熟,感觉实在是太苦了,后来想想岛上这么缺教师,我这个大陈人怎么能走呢,只要还有学生,我就要坚持教下去。”
 
青年教师苏林飞:
 
趁着年轻,为海岛教育出份力
 
苏林飞给孩子们上课。
 
目前的大陈镇中心幼儿园已经是省二级幼儿园。
 
  不是大陈人,也不是大陈工作人员的家属,登岛之前,她甚至都不知道大陈岛的具体位置。面对突如其来的安排,2013年8月,27岁的苏林飞简单收拾行囊就上岛了,成为大陈镇中心幼儿园的一名老师。
 
  大陈实验学校腾出来的一间教室,刚粉刷完毕的一片白墙,只有简单的几张桌子,几个柜子,没有丝毫的装饰,就连适合幼儿园小朋友使用的小桌子、小凳子都没有……这是苏林飞上岛后面对的幼儿教室。幼儿园该有的布置和设施都是“0”。怎么办?自己动手吧!
 
  为了把教室装修得更适合小朋友上课,她开始自己动手“装修”,墙壁雪白无花样,那就买各种贴画来装饰;小桌子小柜子没有,那就买材料来安装。这些东西貌似简单,在岛上却是无处可买。网购,又只有邮政一个方式,别人的江浙沪隔天到货对于岛上的他们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任务”,网购的东西到她手里最快也要一个星期。
 
  开始“装修”了,岛上工人少,仅有的几个木工师傅也看不上幼儿园这么点小活,怎么办?能自己动手就自己动手,实在做不了的那就一次又一次上门找师傅,拜托他们抽空来帮忙做。
 
  上岛8年,她虽是幼儿园的老师,却也是保健医生、清洁工、搬运工……门锁坏了,就自己去捣腾;厕所脏了,自己去打扫;幼儿园材料从大陆运过来,找不到工人,她就二话不说自己搬……20多岁的小姑娘,愣是练成了能搬能扛的“汉子”。
 
  2014年,为了尽快改善校园环境,创建省二级幼儿园,每一次只要有机会回城区,她和另一位老师就“人肉”背材料,再搬回学校。
 
  2016年4月,苏林飞怀孕了,在家和海岛之间来回奔波使身体承受了巨大压力,每次来回坐船都要晕船呕吐的她,最严重的一次还吐出了血丝。
 
  “岛上物资匮乏,为了宝宝的营养,把能带的都带了,行李又多又重,那时候都有一种回岛焦虑症了!”苏老师说,那时候家人、朋友也都劝她在家休息,但是她说如果她休息,那原本只有两个老师的幼儿园怎么运行?牵挂和思念让她也不愿意离开她的孩子们,离开海岛的教育。
 
  2017年1月大宝出生,2018年11月二宝出生,这期间她没有多请过一天的假,就这么或是托着孕肚、或是带着娃来回城区与大陈岛,只为了让岛上的幼儿园每天都充满笑声。哺乳期的时候,她只能带着公婆和宝宝们上岛,开始了“一人上班,全家上岛”的日子。白天她正常上班,两位老人在她岛上的宿舍带孩子。
 
  “我的两个孩子都是在大陈岛上长大的,今年老大要上幼儿园了只能把他们送回章安了。”苏林飞说,岛上的幼儿很少,一个班也就4个小朋友,虽然她可以把老大直接放岛上自己带着上幼儿园,但是考虑再三后,还是决定把孩子送了回来。
 
  “没有其他原因,就是不能让其他孩子觉得不公平。”苏林飞说,老大如果跟在她身边,肯定会觉得这是自己的妈妈,会粘着她,这样可能无形中会影响她对其他4个小朋友的关注度,作为老师她要公平地对待每一个孩子。
 
责任编辑:周熠晨
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3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1139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77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576-88830556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