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椒江支站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 唯一具有新闻发布资质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椒江新闻网

时政新闻

首页 > 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扎根大陈岛的三代“垦荒人”

发布时间:2020-10-09   来源:椒江新闻网   作者:记者 屈扬帆  字体 TT

 
  1957年,一名姓何的乡镇干部敲开了陶强法位于象山的家门,说了什么他记不清了,只知道父母告诉他,我们要去大陈岛了。
 
  那一天,风很大,年仅7岁的陶强法懵懂地随着父母登上了那艘大木船,他不知道,这一趟远行至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此记忆中那个模糊的家永远成了过去,而远方那个小岛,开启了他全新的人生旅程。和他们一起登船的有近20户家庭,大多都是附近村庄的渔民和农民,浩浩荡荡六七十人。
 
  他不知道的是,轰轰烈烈的大陈岛垦荒,在他们登岛的前一年,也就是1956年已拉开了帷幕。他更不知道的是,他们一家人来到岛上,一垦荒就是一辈子,一扎根就是三代人。
 
垦荒的日子里
 
清贫而充实
 
  “我父母他们这些人,基本都是附近海域比较有经验的渔民和农民,我们这边的政府人员劝说他们上岛,主要原因是教那些年轻的垦荒队员捕鱼和农活的。”陶强法开启了久远的回忆。
 
年轻时的陶强法
 
  当时陶强法的父亲陶尚玉上船带那些垦荒队员们出海捕鱼,而母亲郑秀英除了照顾家外,还要教他们做农活。一家人住在浪通门一个漏风漏雨的破房子里,日子清贫而充实。他印象中,当初的大陈岛破破烂烂的,连路都只有一条曲里拐弯的小路,到隔壁村去,得爬山绕很久。
 
  而垦荒队的那些哥哥姐姐,大多比他大十几岁,成了他很好的玩伴。他记不清他们的脸,但他们黝黑而有力量的手臂、冬天里皲裂的手、煤油灯下的窃窃私语,却印刻在他的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
 
  “我爸的渔船呢,有时候一走就是一个月,不常在家。我们日常在食堂吃饭,基本就是一块豆腐块大小的米饭,吃不饱也饿不死。”陶强法说,当时虽然在海岛上,但是能吃到的海鲜只有带鱼。渔船归来,船上那些海鲜都是要上交的,可望而不可及。最困难的时候,母亲郑秀英连卷心菜最外面那层硬叶子都舍不得丢,切碎点、煮烂点,给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人填肚子。一年后,他们家搬到了大沙头村。
 
  1960年,岛上那些垦荒队员完成了历史的任务,他们在陶尚玉这一批“老师头”的带领下迅速成长,捕鱼的捕鱼、养殖的养殖、种地的种地……来时是懵懵懂懂的小年轻,走时已经都是独当一面的捕鱼、农活好手。
 
  经过5年的垦荒,大陈岛上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一点一滴、寸积铢累,终于,断壁残垣变成了整齐的房屋,小路修成了大路,筑坝造起了水库,还有了电灯……小学、初中、医院、文化站、广播站也都相继建立。有时候来台风,渔港上满满当当地停着避风的渔船。和他初上岛的那种破败境况,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
 
  10岁的陶强法送走了那些陪伴他好几年的垦荒队的哥哥姐姐们,他们中有个别留了下来,他们一家也留下了。
 
三代垦荒人(中郑秀英、左前一陶强法、左后一陶晨波)
 
渔民的黄金年代
 
大陈渔场的传说
 
  陶尚玉作为一名大陈岛的职业“船老大”,几十年在海上讨生活,还做过油船的“船长”。航行轨迹最北到江苏渔场,最南到闽东渔场,但这个记录后来被自己的儿子陶强法破了。
 
  把时间的指针往回拨到1966年,那是陶强法来到大陈岛的第9个年头。那时候,早已不是吃不饱的年代了,但是家里兄弟姐妹众多,16岁的陶强法作为家里的老大,只得辍学和父亲一起下海捕鱼养家。
 
  上了船之后,方知父亲这辈子的辛苦。在那个简陋的年代里,谁也不知道海物和风暴,哪一个会先来,只能尽可能缩短在海上漂的时间,不眠不休地和时间赛跑。一般一次出船在三四天时间,总是日夜不停歇地捕捞,一网放下去大概45分钟,就趁这个间隙稍微眯一会,差不多刚睡着就要起来,尤其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非常难熬。没有工资,只有一个月领到的38斤米。
 
  做学徒、做伙夫、跟着师傅拉网、收拾海物,永远在摇晃的渔船,挥之不去的鱼腥味,总也干不完的活,总是睡不够的觉……以至于到现在,偶尔还会在半梦半醒间恍惚起来,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船上。
 
  就这样在船上熬了10年,凭着他的吃苦耐劳、努力拼搏,“船员”陶强法终于“熬”成了“船老大”。
 
  彼时是大陈岛第一次的辉煌,洋流交汇处丰富的海洋资源,成就了远近闻名的大陈渔场。站在岛上眺望,远处桅杆林立、白帆点点,数以万计的渔民在这里“讨生活”。陶强法所在的生产队,每个月的产量永远稳居前二,凭着这份实力,他成为机动船的“船老大”,兼卫星远洋队的队长,最远航行到东北,打破了父亲陶尚玉的远洋记录。这是他一生最值得骄傲的时刻,正如日子越过越红火的大陈岛。
 
  “那时候渔民的收入很高,大陈人比陆地上的大多数人富裕,很多椒江那边的姑娘都愿意嫁到大陈来。”陶强法笑着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很难相信,也就几十年间,那个荒芜一片的海岛,会成为一个如此热闹,甚至可以称之为繁华的地方。
 
  后来,陶强法还先后担任了原卫星村党支部书记、椒江区党代表、大陈镇梅花湾村党支部副书记等,为大陈的发展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在海洋资源日渐匮乏,渔民收入锐减,大陈渔场风光不再的新世纪里,陶强法率先跳入“休闲旅游蓝海”。如今的他,最重要的身份是“名弘宾馆”的老板,这是一家远近闻名的大陈岛“老字号”。
 
日子越过越红火
 
续写海岛的故事
 
日子越过越“调泰”
 
  9月的大陈岛,碧海蓝天、风光旖旎,正迎来一波旅游小高潮。建于2001年的名弘宾馆坐落于梅花湾商业街,集餐饮和住宿于一身,是岛上经营最早的宾馆之一。每天都会有顾客寻上门办理入住,陶强法在宾馆大厅摆了茶桌,时不时与游客闲聊几句,热心地为对方讲解岛上的风土人情。他很乐意把从父辈们手里接过的美丽海岛,介绍给每一个旅客。
 
  在陶强法和客人热聊的当口,一个年轻人搬着放满冰鲜的泡沫箱子,跑进跑出,忙得脚不沾地。他是陶强法的儿子陶晨波。他带来的新鲜海货,很快被他分为几份,大份放入宾馆后厨,其他的分成几个小箱子,是游客点名要带走的大陈岛土特产——大陈黄鱼。
 
  在浪通门海域上,他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养殖基地。“今年在深水网箱养了2万条黄鱼,还养了海鲈鱼、海鲫鱼等‘杂鱼’,一年忙到头,旅游旺季时还要到名弘宾馆帮厨管理。”陶晨波是土生土长的大陈岛梅花湾村人。祖辈、父辈的垦荒,只存在于儿时听说的故事里。他的出生、成长在大陈岛渔业飞速发展的时期,后来虽然海洋资源匮乏没落了,但是自称为“新时代渔民”的陶晨波,接过的是父辈“靠海吃海”的接力棒,只是这吃法已是大大的不同。
 
陶晨波的黄鱼养殖基地。
 
  大陈岛声名在外的大黄鱼,已经难觅天然野生的踪迹,但是水质清澈、洋流交汇、浮游生物丰富的得天独厚,让其具有成为天然黄鱼养殖场的条件。陶晨波已经不用像父辈、祖辈一样远洋出海,他每日只需搭乘小船去不远处的养殖场,看看情况、进行投喂、定时捕捞就好。近来,他除了养黄鱼,还养“杂鱼”提供给岛上的饭店,旺季时都供不应求。宾馆加养殖,每年的收入近百万,忙虽然忙一点,但日子过得充实又富足。现在,他又跟几个朋友商量着做海鲜深加工,这样既拓展了市场渠道也减少了风险。
 
  一船船游客走进大陈岛,赏海景、吃海鲜,重走垦荒路;一批批投资者在大陈岛上开民宿、开餐厅,做新时代垦荒人。大陈岛上的房价从1000多元/平方米起步,在短短几年间上升到了1万多元/平方米。今年的国庆假期,很多空置民房已经被预订一空,虽还谈不上一房难求,但已经尝到旅游甜头的岛民或者待价而沽、或者自己开发经营,海岛旅游业的发展,实现产业转变,渔民转业、乡村转型,岛民的收入是15年前的近5倍。
 
  陶晨波自豪地说:“我是土生土长的大陈人,我爷爷那个时代的大陈是一个荒岛,我爸爸眼中的大陈是个渔岛,而我眼中的大陈是个美丽的休闲旅游岛。我们一家三代人,见证着大陈一直在改变,见证着岛民的日子越过越‘调泰’。”
 
  对于陶强法来说,在海岛的63年是一段充满艰苦、辛酸、欢乐和激奋的难忘岁月,它是一部用信念、毅力、汗水和无畏谱写的人生乐章。
 
  踩着这片被大海孕育的土地,他见证了大陈岛从一片荒芜到欣欣向荣。他有时候会想,扎根大陈想必是他父亲陶尚玉人生中,最好的抉择……
责任编辑:周熠晨
中共台州市椒江区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18号 浙ICP备08111315号-3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1139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12377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576-88830556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椒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8-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椒江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